妆点首页 > 娱乐 > 新鲜快报 > 正文

白鹿原田小娥大尺度床战三男 小说结局是怎么死的变鬼了吗

来源: 今日头条 2017-05-12 02:07:43

   导读:《白鹿原》改编自同名小说,剧中李沁饰演的田小娥是一个纯朴可爱的传统女性,在原著小说中田小娥的性生活比较混乱,有大尺度床战三男的情节描述,小说结局田小娥是怎么死的最后变成鬼了吗?

QQ截图20170512020453.jpg

    她的第三个男人鹿子霖就在这个绝佳时机里恰如其分的出现了。 

    田小娥为救黑娃找到鹿子霖求情,却被这个俊俏风流又掌有一定权势的中年男人告知:此事需要----睡、下、说。  

    小娥叹息一声,随即屈从了----为了她的男人黑娃。或许她也考虑到自己的名声已经如此,倒不如烂到底换所爱的人一条生路吧。不管她想过什么,没有想过什么,她是确确实实和鹿子霖滚到了破窑的火炕上,从此开始了一种真正放荡的生活。鹿子霖给了她潇洒倜傥的权势男人的魅力,和银元粮食口腹之需的踏实。  

    她爱没爱过鹿子霖也许自己也不得而知,或者那就是爱吧?又或者只是需要?窘迫的她需要粮食的周济,寂寞的她需要男人怀抱的温暖。为什么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已经走到了一起。这个时期的田小娥死也不会想到,她日后会选择把尿尿在鹿子霖脸上的方式,来浇灭他们这段激情岁月。  

    暗恋她的狗蛋其实算不得小娥的一个男人,这个人只是个“题外话”。但这个题外话却给她带来又一场灾难。痴情的狗蛋发现了鹿子霖与田小娥的秘密,以此作为要挟逼迫小娥也给他一点甜头。这场闹剧的导演其实就是所谓疼她爱她的鹿子霖。狗蛋在窗外唱赞美诗的时候,鹿子霖却在小娥的热炕上教唆她怎样引诱狗蛋。言听计从的小娥把狗蛋引到炕边上,拉入了鹿子霖团丁的埋伏。  

    让小娥万万没想到的是,她把狗蛋送进陷阱的同时,也把自己摆在了族长白嘉轩的家法之下。白嘉轩对田小娥和她的奸夫实施家法,没尝到甜头的倒霉狗蛋“十分恰当”的做了鹿子霖的替死鬼。 

    酸枣棵子捆成的刺刷从一个个族人的手中落向她光洁白嫩的脸颊和身体,透出无数条血流。这些刺刷中有一刷是疼她爱她的鹿子霖赐予她的结结实实的一下。不知咬紧牙关的小娥为何不去揭发。也许,这是一个女人对唯一一个依靠的无奈退让吧,也许,她真的以为自己爱上了鹿子霖,愿意听他调遣,愿意为他蒙羞和忍受痛楚。  

    可怜的田小娥,她又一次百味陈杂。  

    伤好后的她无可选择的原谅了鹿子霖,并且又一次做了他的一颗棋子。鹿子霖派这颗棋子把报复的罪恶之手伸向了族长的大公子,也是下一任族长的继任人:白孝文。

    小娥的生命中从此又多了一个男人,这也许是给予他最多的一个男人,也是最疼惜她的一个男人。 

    这个族人眼中无比威严的族长继承人,在田小娥的威胁下被迫就范,却从此再也离不开这个冤家。在田小娥心中,她最亏欠的就是这个文静的有些文弱的单薄书生。是她把他从继任族长的位子上拉下来被别人踩在了脚下。是她把他的八亩土地一拢房屋用灵巧纤细的手指捻成一个个烟泡,再和他一起吸进欲仙欲死的一缕缕青烟。 

    白孝文,在挨了父亲族长同样的酸枣刺刷之后,终于彻底丢掉了脸皮,和他的亲亲小娥妹子做了一对天不拘地不管的野鸳鸯。即是能成鸳鸯,野又如何?现在的小娥已别无所求,她又一次为爱无所顾忌了!她甚至忘了自己引诱孝文的目的是为了抱负白嘉轩。她也许并没想到她会在复仇之后毫无快感,只有对孝文的愧疚和心疼。难道,爱上他了?是的,爱上他了。  

    她在倒戈相向,为给孝文报仇把尿尿到鹿子霖脸上之后,终于认清了自己:爱他,不问结果,爱他,爱了再说! 

网友评论

妆点网

Copyright © 2007-2020 ZDFACE Corporation
侵权、不良内容快速处理:107063052@qq.com
备案号:赣B-20120025-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