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点首页 > 娱乐 > 新鲜快报 > 正文

白鹿原田小娥大尺度床战三男 小说结局是怎么死的变鬼了吗

来源: 今日头条 2017-05-12 02:07:43

   导读:《白鹿原》改编自同名小说,剧中李沁饰演的田小娥是一个纯朴可爱的传统女性,在原著小说中田小娥的性生活比较混乱,有大尺度床战三男的情节描述,小说结局田小娥是怎么死的最后变成鬼了吗?

QQ截图20170512020412.jpg

    白鹿原田小娥床战三男原文描述

    郭举人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一个占有她最初青春的年过花甲的老男人,应该也是为她开苞的人。她在郭举人家里“做小”,其实最多能算一个奴隶的角色,无非每月两次经女主人同意后陪侍男主人睡一夜,其它时间她是用来给主人夫妇倒尿盆、做家务、洗衣服和给长工们做饭的。  

    十分不解的是,田小娥的父亲田秀才怎么会把自己花朵一样的女儿许配给一个老头子做小,或许是因为郭举人家大业大的财势诱惑不可抗拒吧!但无论如何,这个举动是他毁灭自己女儿的一个关键性动作。当时的情况书中未做交代,无所得知,所以我就一直可以不需任何因由的看不起这个田秀才。  

    除了这些外人知道的活计,田小娥还负责一项让人瞠目结舌的工作:给举人大老爷“泡枣”。用她青春的身体和女人的汁液泡枣。如此看来,田小娥在郭举人家真的如她自己所说:连条狗都不如!在别人眼里她几乎算不上一个人,只是一个工具,怎么使用全凭主人心思。  

    这种不如狗的日子其实也能够过的波澜不惊,如果那个年轻挺拔的小长工黑娃不出现的话。  

    黑娃来到郭举人家做工时还是个懵懂少年。他对其他两位长工所说的四香:“头茬子苜蓿二淋子醋,姑娘的舌头腊汁肉”不能够理解,他认为其它三香自然是“香死个人了”,但姑娘的舌头能有啥香?可就是这个蒙蒙怔怔的黑娃,使田小娥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直到她一丝不挂的被人刺死在烂窑土炕边的时候,她可曾后悔过这条路?我想没有,这是她这一生中唯一一条自己选择的路,唯一一个自己选择的男人。 

    她开启了黑娃,帮他揭开蒙在心上的一层薄纱,黑娃从此明白了姑娘的舌头因何香的不得了! 

    短暂的欢愉之后是几乎毁灭性的灾难。小娥被休回娘家,从此烙上了淫荡无耻的罪名----这个罪名追踪着她有些短暂的一生一世里,无路可逃。黑娃从举人老爷手中死里逃生后,竟然误打误撞被雇进了田秀才家,小娥端出饭来看到的新长工竟是黑娃,她惊讶惊喜委屈伤心百味陈杂的脸色骤变,几乎失手丢了端饭的木盘。黑娃忙低下了头,只在心里说,她瘦了,瘦的叫人心疼!  

    娶到这个被休回娘家,娘家也拿着当一堆狗屎一样看待的烂女人是不需要费多大力气的。田小娥就这样被黑娃“捡”回了家。走出村口,他们拥在一起痛哭失声。这些眼泪,是不能够用语言来表达清楚的。天大的苦楚委屈和险境只为了一个字:爱。已经值了! 

    回到白鹿原后,公公鹿三被这个儿媳的来历惊得晕厥在地,拒不许进入家门。族长白嘉轩也不许“这号烂货”进祠堂拜祖宗。千辛万苦得在一起却还是无家可归。倔强的黑娃领着小娥在村东头一孔破窑里安下了家。这是田小娥一生中最为幸福的一段日子。“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对两个苦命人来说,这难道不就是神仙眷侣的生活吗?

    “白腿乌鸦军”驻进了白鹿原,这件事看似和田小娥毫无瓜葛。但她这一生的又一场大戏却是因此而被迫拉开。  

    乌鸦军征粮引起的百姓不满,使地下党员鹿兆鹏萌生了烧毁粮台的决定,然而他需要一个帮手,这个帮手就是黑娃。在黑娃跳过粮仓外墙,泼煤油划洋火的时候,小娥也许正在温暖的窑洞里筹划着明天打野菜喂鸡喂猪,憧憬着过两年多攒下几个麻钱生下个娃儿。 

    有了烧粮台的合作成功,才有鹿兆鹏与黑娃在原上刮起一场“风搅雪”(农协革命)的热闹大戏。就是这场风搅雪,把窑洞里隐居的黑娃夫妇推到了人前,也是这场风搅雪,将黑娃逼出家门,撇下因美丽而“淫荡”,所以就更加令人垂涎的田小娥。黑娃可以一走了之,而烂货田小娥却只能守着破窑,和男人们纠缠,一直到死。  

网友评论

妆点网

Copyright © 2007-2020 ZDFACE Corporation
侵权、不良内容快速处理:107063052@qq.com
备案号:赣B-20120025-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