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点首页 > 娱乐 > 新鲜快报 > 正文

白鹿原田小娥大尺度床战三男 小说结局是怎么死的变鬼了吗

来源: 今日头条 2017-05-12 02:07:43

   导读:《白鹿原》改编自同名小说,剧中李沁饰演的田小娥是一个纯朴可爱的传统女性,在原著小说中田小娥的性生活比较混乱,有大尺度床战三男的情节描述,小说结局田小娥是怎么死的最后变成鬼了吗?

QQ截图20170512020506.jpg

    应该说,孝文是唯一一个没有辜负小娥的男人。这个原先大家眼中无比荣尚的继任族长,现在人人唾弃的败家子,在灾荒年月饿殍遍地的大年初一,拿着卖地的钱买的五个珍贵的白生生罐罐馍走进破窑,他要送与他亲亲的小娥妹子尝;他在把三间门房都卖给鹿子霖之后,把所得的钱放在小娥的炕头枕边,回家时看到了自己女人饿死的尸体。不能没有愧疚,但他已无话可说,认下了弟弟孝武的一句“你作孽了!” 

    他在踢房卖地将家产折腾精光,沦为乞丐没脸没皮濒临死亡完全无所顾忌的时候,却因想起了小娥而痛苦失声。他们有的不是利益关系,也不只是身体的需要和人人唾弃中的相互依偎相互取暖,而是一种难得的合拍投契,是苍茫天地间两个为爱能不顾一切的人的互怜互惜。这种炙热,像极了她与黑娃当年的义无反顾。 

    就是这个炙热的田小娥,走了鹿黑娃来了白孝文,她的生命又一次鲜活起来。尽管,这爱是荒唐的,卑微的,残忍的,为人所不齿的,应该下十八层地狱的。但是谁又能真正说得清,爱的对错? 

    假设她的父亲田秀才当初不把她嫁给年过花甲的郭举人做小,今天的田小娥会不会是这个田小娥?假设黑娃没有因风搅雪失败而溃逃,今天的田小娥又会不会是这个田小娥?

    而这一切的假设都不存在,活生生存在的只是白鹿村东头烂窑里被人们称作“那个婊子”、“那个货”的田小娥。 

    孝文在小娥这里得到了欢愉,也因小娥而葬送的太多!当他从在阴沟里等待野狗分食的乞丐忽然抖一抖身成为信心十足的保安大队队员之后,他想到的第一个人还是田小娥。在他正担心“那个可怜人儿”连政府救济穷人的舍饭怕也抢不到吃不到的时候,听到的却是“那个货已经死了”的凶讯。这句话正出自先派小娥设下圈套,又在孝文濒死时救了他的鹿子霖之口。 

    痴情的孝文深夜潜入被弟弟孝武带领族人填平的小娥的破窑,扒开土层从窗户进去与已经烂成一堆白骨的田小娥做最后的诀别。 

    谁也想不到,黑娃的父亲小娥的公公鹿三杀是害她的凶手。这个为白嘉轩做了一辈子农活的老长工在阴沟偶遇哀哀将死的孝文时,出奇平静的动了杀念:不能让那个货再害人了!

小娥死了,她的仇注定无人能报。黑娃在回到白鹿原追查凶手时,父亲鹿三来“自首”了。 

    小娥死了,没必要收尸没必要装裹,就和她居住的那口破窑一起填埋是个最简单也最好不过的方法。只要这块臭肉不再出世熏人了,人们眼睛里清净了就是最符合人心的绝佳方案。 

    土块哗啦啦的奔泻在破窑上,窑里是一个裸体女人腐烂的尸体。这个人们嘴里的烂货终于天随人愿的烂成了一堆白骨了。邪恶、淫荡、美丽、痴情、炙热、妖媚……一切与她相关的词语都将随着黄土的落下而埋葬。

    她所经过的四个男人,除了年老的郭举人书中没有提到以外,其它三个此时都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那个休了她的举人老爷其实也没有必要再提到了,就连与她决裂的鹿子霖我想也与她无涉了。而其他两个她深爱过的男人之后的情况,田小娥也是没有机会得知的: 

    黑娃当够了土匪后又投靠了正规军,在白孝文的介绍下,他娶了一位老秀才的知书识字的女儿玉凤为妻,并且为玉凤戒掉了烟瘾。受他新娘子的熏陶,这位土匪出身的武夫从了白鹿原第一圣人朱先生习文。 

    白孝文白县长带领着第二任妻子,名副其实的县长夫人衣锦还乡,进入白鹿两家的祠堂隆重祭祖,风光无限。

    而这个放荡的,能够为爱不顾一切的“窑里那个货”,她一生的感情纠葛只凝结成一个解不开的疑问调侃着世人:爱,究竟是舍弃,还是被舍弃。

网友评论

妆点网

Copyright © 2007-2020 ZDFACE Corporation
侵权、不良内容快速处理:107063052@qq.com
备案号:赣B-20120025-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