妆点首页 > 娱乐 > 明星作品 > 电影 > 正文

恺撒奖历史上的奇闻异事,让这个奖足可比肩奥斯卡

来源: 橘子娱乐 2017-02-26 11:57:10

  文章来源:橘子娱乐 ,标题:恺撒奖历史上的奇闻异事,让这个奖足可比肩奥斯卡- 责任编辑:Ring

恺撒奖历史上的奇闻异事,让这个奖足可比肩奥斯卡

  这篇文章转自迷影课,由曾留学法国的大旗虎皮来聊聊法国著名的电影奖:凯撒奖。

  昨天,“法国奥斯卡奖”的恺撒奖揭晓,保罗·维尔霍文的《她》(Elle)获得最佳影片,伊莎贝尔·于佩尔再次获得最佳女演员,萨维耶·多兰获得最佳导演奖。《我是布莱克》获得最佳外语片。

  恺撒奖创立于1976年,历史不算长,但其结果还是相对公允的,提供了很多优秀法国影片。但这个历史也不是纯净无暇,有些结果也是让人难以理解的。

  1977年,贝特朗·塔瓦尼埃的《法官与凶手》居然输给了《克莱恩先生》,后者虽然也不错,但我觉得两部片子的水准是比较接近的,在这种情况下爱要看口味了。而1981年,特吕弗的《最后一班地铁》获得最佳影片,我们可以看看这片子赢了哪些片子:莫里斯·皮亚拉《情人路路》,阿兰·雷乃的《我的美国叔叔》,最关键的是戈达尔的《人人为己》,在特戈关系最紧张的时期,可想而知《最后一班地铁》大胜《人人为己》的意义吧。

  1982年,让-雅克·阿诺的史前题材电影《火之战》获得最佳影片,被它打败的有两部电影都可以说是年度杰作,一部时塔瓦尼埃与菲利普·诺瓦雷合作的《大清洗》(Coup de torchon),还有就是克劳德·米勒的《夜审》(Garde à vue),本人更喜欢后者,当时比较罕见的小场景电影,背景单一,只有几个演员,完全依靠导演对情节、情绪的控制,而几个法国大牌实力派的表演真让人无法挑剔。现在看《火之战》,化妆、特技都太粗糙、低级了,但这片子还是能在所有史前题材的电影中排上前十名的。

  最不可思议的发生在1985年,获得最佳影片的是大卖的喜剧片《皇牌官差》(Les Ripoux),这部可能是这个系列中最好的一部,但还没有好到超过金狮奖《芳名卡门》的程度吧,而当年被干掉的还有一部完全不输于戈达尔《芳名卡门》的《向死之爱》(L’amour à mort),这个片子在阿兰·雷乃的历史上并不出名,但是我对他评价最高的作品之一,这部电影的特征和成就几乎代表了雷乃整个晚期创作。还有一部被干掉的是《明月照沟渠》(Les nuits de la pleine lune),让-雅克·贝内的失败作品,我对这部电影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尤其是美术方面,只不过人们不太喜欢这种表现形式而已,对白还是非常精彩的。

  

  1986年获得恺撒奖最佳影片的是大卖的法国喜剧片《三个男人和一个摇篮》(3 hommes et un couffin),科莉娜·塞罗最好的作品,但被它毙掉的电影是吕克·贝松的《地下铁》(Subway),Jean Reno+Isabelle Adjani的组合,这开始了贝松同学悲惨的凯撒史。《地下铁》输给《三个男人和一个摇篮》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如何理解阿涅斯·瓦尔达的名作《无法无天》(Sans toit ni loi)也输给这部喜剧片呢?有失水准啊。

  我认为1987年的恺撒奖是竞争比较激烈的一年,好片很多。最后胜出的是阿兰·卡瓦利耶的《修女特莱斯》,做陪衬的是《巴黎野玫瑰》、克洛德·贝里的《恋恋山城》、雷乃的《几度风雨几度霜》,还有贝特朗·布里耶的黑色荒诞剧《晚礼服》(Tenue de soirée),《晚礼服》是非常不错的冷调喜剧,这个剧种在法国当代电影中比较罕见的。不过我倾向于《巴黎野玫瑰》获奖,这片子给我的印象太深了,尤其是后来看了导演剪辑加长版。

  

  1988年,金棕榈《在撒旦的阳光下》输给了路易·马勒的《再见孩子们》,正常。

  1989年,《罗丹的情人》(Camille Claudel)赢了《子熊故事》、米歇尔·德维尔的法国版“朗读者”《侍读女郎》(La Lectrice)、贝松同学的《碧海蓝天》和《生活是一条寂静长河》(La vie est un long fleuve tranquille)。要是我选,应该是最后一部,Étienne Chatiliez最好的电影。

  1990年,贝特朗·布里耶终于获得了最佳影片,《爱得过火》(Trop belle pour toi),这可能是“前”德帕迪约夫妇共同演过最好的电影了,这片子特别适合前几年的中国,描写三角恋的故事,但问题在于,小三是一个比妻子更老、更丑的女人。输给这部电影的是《伊尔先生》(Monsieur Hire)和阿兰·科尔诺的《印度夜曲》,《印度夜曲》绝对是法国当代电影史的遗珠,法国版的《威尼斯之死》,科尔诺还能拍出这种片子非常让我惊讶。

  

  1991年,大获成功的古装片《大鼻子情圣》(Cyrano de Bergerac)赢了抵抗运动电影《天王星》(Uranus)、帕特里斯·勒孔特的《理发师的丈夫》(Le mari de la coiffeuse)和贝松同学的《尼基塔》,贝松同学再次悲剧了。《大鼻子情圣》掀起了1990年代法国的古装片热潮。

  1992年,《日出前让悲伤终结》(Tous les matins du monde)获得最佳影片,提名的有雅克·里维特的《不羁的美女》(La belle noiseuse)、贝特朗·布里耶的《感谢生活》(Merci la Vie)和莫里斯·皮亚拉的《梵高》,几乎哪一部做恺撒奖最佳影片,都不会侮辱这个奖的历史,可惜的是最后只能有一部获奖。几乎没有一部法国电影史的书会仔细评论《感谢生活》,因为布里耶的片子实在太多了,而且彼此又那么接近,但这部片子的怪诞风格、叙述手段把布里耶那种依靠表演和对白的喜剧推向了某种电影化的极致,这才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好的“电影”。

  

  阿兰·科尔诺获得恺撒奖

  1993年,《疯狂夜》获得了最佳影片奖,这个奖是对导演身患绝症仍坚持工作、并用最大的坦诚和热情去警示别人的鼓励,恺撒奖历史上的精神鼓励奖,恺撒奖最像奥斯卡的一次,它可以为了创造神话而忽视品质。当年入围的影片还有后来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印度支那》(Indochine)和克洛德·索泰指导艾曼纽而·贝阿的《冬日之心》(Un coeur en hiver)。

  

  1994年,雷乃的《吸烟不吸烟》获得最佳影片,那一年,基耶斯洛夫斯基的《蓝》落选。1995年,最早的电影迷你剧电影、泰西内的《野芦苇》(Les roseaux Sauvages)获得最佳影片,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红》落选(1996年3月13日,基耶斯洛夫斯基在巴黎病逝)。被《野芦苇》干掉的影片还有帕特里斯·谢罗的《玛歌皇后》(La reine Margot)和吕克·贝松同学的《这个杀手不太冷》。《玛歌皇后》掀起了1990年代中期巴黎时装界的复古潮流啊,而《杀手莱昂》这部笑傲江湖的法国商业片在恺撒奖上有7项提名,居然片奖皆无。事实上,这部备受入门级影迷喜爱的电影基本上在世界各地都没获得什么奖项,很悲剧,所以如果有人说这部电影堪称被电影史高估的电影,完全没有根据。

  1996年,青年才俊、出身电影世家的马修·卡索维茨的《怒火青春》(La Haine)获得最佳影片。其实这部电影已经在戛纳获了最佳导演奖了,不如把最佳影片给《冷酷祭奠》,这是夏布罗尔最有机会获得恺撒奖的机会啊,恺撒奖最后给了Isabelle Huppert一个最佳女演员奖,她有必要获得这个奖吗?老导演让-保罗·哈伯诺的《屋顶上的骑兵》也落选了最佳影片,我过去我没少在博客上推荐哈伯诺,他证明了只要把剧本做好,电影就不会忒难看。

  1997年,一切正常。

  1998年,最佳影片是雷乃的《老调重弹》(On connaît la chanson),这片子我不是非常喜欢,可是,吕克·贝松同学最有可能获得最佳影片的机会就这样被粉碎了,《第五元素》没能获得最佳影片。要按我国广电总急以票房论英雄、年终总结都要先往死里表扬票房大片的标准,《第五元素》就不会死的这么惨了。在法国搞商业片,真不容易啊,欢迎贝松来中国。当然,《第五元素》让贝松获得了最佳导演奖。值得一说的是,除了还获得了恺撒奖最佳摄影奖之外,这部法式科幻电影在世界各地也没有获什么奖项。

  

  吕克·贝松获得恺撒奖最佳导演

  1999年,现实主义青年电影《两级天使》获得最佳影片,提名中最有可能获得该奖的热门是《爱我的人就上火车》。

  2000年,《清水湾的孩子》居然输给了《维纳斯美容院》,历史可以证明,这个结果是错误的。2001年,水平跟2000年差不多,法国电影小年,还是女导演夺魁,《别人的滋味》。

  2002年,《天使爱美丽》没有悬念地获得了恺撒奖最佳影片等4个奖项,这部电影还获得了当年欧洲电影学院奖最佳影片等各国电影节的14项奖项,被《爱美丽》比下去的有雅克·奥迪亚尔的《唇语惊魂》和欧容的《沙之下》。

  2003年的一切都没有悬念,波兰斯基的《钢琴师》,被它杀死的提名影片有纪录片《是与有》,法国小清新喜剧《西班牙旅馆》和欧容的法国女星史无前例大组合的《八美千娇》。

  1976年,首届恺撒奖主席是Jean Gabin,他把第一个恺撒奖发给了《老枪》(Le Vieux Fusil)的导演罗伯托·恩里克(Roberto Enrico)。小时候在电影院里看过《老枪》,对里面的火焰枪留下深刻的恐惧记忆。1980年,法国喜剧明星路易·德菲奈斯(Louis de Funès)获得恺撒奖荣誉奖(略等于终生成就奖),老头4年后逝世。

  

  法国喜剧大师路易·德·菲奈斯

  1982年,西蒙娜·西诺莱(Simone Signoret)上台的时候不慎摔倒,被一双敦厚的大手和结实的怀抱接住了,蓦然回首,那人竟是奥逊·威尔斯。

  1984年,法国著名笑星Coluche获得恺撒奖最佳男演员奖,但让他获奖的却是一部去浪漫化的《英雄本色》式的现实主义悲剧《告别往昔》,讲一个退伍的黑社会大哥为了一个被无辜迫害的青年而重返黑坛、打开杀戒的末路故事。这位著名的法国二人转相声演员在接受恺撒奖时,依然保持了凯撒晚会小品王的本色。次年,1985年,Coluche作为颁奖嘉宾出现在恺撒奖,最佳男演员获得者阿兰·德隆因在北京堵车而无法领奖,Coluche只好现场读了一封他的致歉信,可这封充满圈圈的信是假的。1986年,Coluche因车祸逝世。

  1987年,戈达尔接受了荣誉奖。

  1989年,法国帅锅Stéphane Freiss获得最佳男演员新人奖,他是从天棚上顺着一根绳子下来的,是威亚技术最早出现在颁奖礼的一次有益尝试。这一年,Isabelle Adjani阿姨第三次获得最佳女演员奖。为了庆祝这个历时性的时刻,她在领奖时当众朗诵了一段在全世界被禁的Salman Rushdie《撒旦诗篇》。阿加妮阿姨够狠!据说该书在台湾已有中译本。

  1991年,颁奖嘉宾Vanessa Paradis把最佳女演员获得者Judith Henry的名字说成了Judith Godrèche,很悲剧。同年,吕克·贝松让他的新情人Anne Parillaud因《尼基塔》获得了最佳女演员奖。但在离开贝松之后,这位尼基塔再没有什么让人留下印象的片子。

  

  1993年,由于《疯狂夜》的导演西里尔·波拉尔(Cyril Collard)因艾滋逝世,整场晚会气氛非常压抑、沉重。难道是因为娱乐圈太乱、大家都替自己担心?

  1995年,恺撒奖20周年,让娜·莫罗获得了荣誉奖,这个相当于终生成就奖。

  

  新浪潮女神让娜·莫罗获得终身成就奖

  1998年,戈达尔再次出现在恺撒奖,这次是为克林德·伊斯特伍德颁奖。老爷子就送给老牛仔一句话:Be yourself!(作你自己)。1999年,强尼·戴普同学获得凯撒荣誉奖(略等于终生成就奖),这个刚刚跟Vanessa Paradis结婚的法国女婿,没能来到现场,而是捎来了一盘录音带发表获奖感言。

  2002年,阿诺·德普莱欣的御用女演员Emmanuelle Devos却因雅克·奥迪亚尔(Jacques Audiard)的《唇语惊魂》获得最佳女演员奖,她上台后用无声唇语发表了获奖感言,她在影片中扮演的角色就是读唇语的失足女青年。同年因《天使爱美丽》获得最佳男配角的Jamel Debbouze,上台后抢走了不属于他的奖杯。

  2004年,女导演阿涅斯·雅薇(Agnès Jaoui)领奖时控诉了新的影视行业薪酬制度不公正,她遭到了恺撒奖历史上时间最长的掌声。2006年,恺撒奖被参与示威的法国影视行业人士围堵,不得不推迟了1个小时开始。2006年,去过戛纳的同学都领教过,那一年,罢工和示威的工会人士手持标语占领了红地毯。

  2007年,还是女导演、“十三人俱乐部”头目之一帕斯卡尔·费朗(Pascale Ferran),在领取最佳影片奖项时,宣读了自己写好的一封批判书,对整个法国电影工业的现状进行了攻击,同时批评了劣质商业大制作和自恋文艺小制作,创造了恺撒奖获奖感言最长的记录。女演员Valérie Lemercier向刚逝世的法国著名喜剧导演、虎口脱险制造者热拉尔·乌里(Gérard Oury)致敬,致敬方式是跳了一段《雅各布教士历险记》中的一段舞蹈。

  

  2008年,让娜·莫罗获得恺撒奖超级荣誉奖。阿兰·德隆叔叔终于公开表白他对一个女人的爱,声称这个女人是他生命中的情人,她叫Romy Schneider,2008年是她70岁生日。可当初罗密·施耐德伤心欲绝的时候你干嘛去了,她下葬的时候你又干嘛去了?男人真虚伪。

  2009年,法国男演员文森·卡塞尔(Vincent Cassel)终于因《头号公敌》和《死亡本能》获得最佳男演员奖,他把这个奖献给了他爸爸让-皮埃尔·卡塞尔(Jean-Pierre Cassel),他是法国著名编剧和导演。

  

  2010年,《预言者》的男主演Tahar Rahim史无前例地同时获得恺撒奖最佳男演员新人奖和最佳男演员奖。同年,阿加妮获得人生中第五个恺撒奖最佳女演员奖。在法国,只有阿加妮才配说:“神马都是浮云!”当年颁奖礼上,法国著名女模(花)特(瓶)、女演员Laetitia Casta为了纪念刚逝世的时尚大师YSL(伊夫·圣罗兰),穿了一套全透明礼服上台颁奖。娱乐记者闻讯而上,拍下了这张照片,如果确定你已满16岁,点击图片会获得超高清效果。

  

  2013年,《爱》获得最佳影片、最佳男演员、最佳女演员奖,但导演迈克尔·哈内克因为在马德里执导戏剧而无法到现场领奖,男演员让·路易·特兰蒂尼昂(Jean-Louis Trintignant)也没有来领奖,他也在比利时给现场打来电话发布了获奖感言。女主角埃玛妞·丽娃(Emmanuelle Riva)来到现场领奖了,但她已86岁高龄。

  

  2015年,《廷巴克图》获得7项恺撒奖,毛里塔尼亚导演阿伯德拉马纳·希萨柯(Abderrahmane Sissako)成为恺撒奖历史上第一位非洲导演。而因《锡尓斯·玛利亚》获得最佳女配角的克里斯汀·斯图尔特(Kristen Stewart)成为恺撒奖历史上第一个获得最佳女配角的美国女演员。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获得恺撒奖有点不可自控

橘子娱乐二维码

扫码下载橘子娱乐APP,让快乐来的更猛一些。


  最新消息:《恺撒奖历史上的奇闻异事,让这个奖足可比肩奥斯卡》相关视频内容,可关注微信公众号(starxinbei)阅读。

网友评论

妆点网

Copyright © 2007-2020 ZDFACE Corporation
侵权、不良内容快速处理:107063052@qq.com
备案号:赣B-20120025-3
All Rights Reserved